關於部落格
我是跟屁蟲 跟著四處討生活
  • 357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衝!衝!衝! 衝上飛機!

自發生2001年美國911事件和2006年倫敦液體炸彈後, 上機前的安檢變得較繁瑣, 鑑於安全考量, 其實再麻煩也應體諒, 只是對經常搭機的我們有時也是種折磨.
 
從歐洲進出西雅圖的班機, 一定得轉機, 在美國轉機必須得把托運行李一併提出, 再重新辦登機往下一站飛, 問題是進出美國的班機, 常常發生延宕, 雖中間有二到二個半小時緩緩時間, 但經常驚心動魄, 要拿跑百米的精神往前衝; 衝到常是大排長龍的入海關處, 衝到提領行李的轉盤處, 拎著兩大兩小行李在掿大的機場找轉機櫃台, 再衝到重入關處重過安檢; 過安檢, 得要再重脫鞋(在歐洲不必), 脫外套, 再次將手提電腦拿出, 現也得將隨身化妝小瓶罐(不得大於3盎司瓶)放置於規定透明塑膠袋裡再出示; 動作迅速整理完後再找登機門, 同時也得擔心重掛的行李有沒有跟上. 進歐洲也一樣, 阿姆斯特丹, 法蘭克福或維也納, 這些大機場進關也沒讓我好過. 過去兩年的經驗是竟然連免稅店都沒時間逛, 洗手間也沒時間上, 得忍到登機後再在飛機上. 現在想想真是既緊張又刺激.
 
西雅圖與薩爾斯堡間要轉兩次飛機, 這樣的過關歷程一趟飛程要歷經兩次, 回到家後的身心雖未俱憊但也吃盡苦頭, 明明趕時間, 若又遇上查隨身行李, 可真是"屋漏偏逢連夜雨"; 還好我總能在緊要關頭趕上轉機, 比Robert和他常趕不上轉機的同事們幸運多了!
 
看似大陣仗又百密的安檢還是會有疏失. 猶記在紐奧良機場, 通過安檢後在候機室裡等登機, 翻翻背包竟發現還有一大瓶我們倆都忘了的水, 平常連乳液和牙膏容器都不得超過3盎司, 這麼大瓶水還能通過安檢, 讓我們倆不禁相視而笑, 趕緊喝完它再登機.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